CNCF 和 Kubernetes 的未来|OpenStack 特别篇

2016-08-19

企业家以及 Kubernetes 专家 Patrick Reilly 在 “OpenStackDays:Silicon Valley 2016” 的时候接受了 SiliconANGLE 媒体的采访,就容器化、Kubernetes,Solomon-Kelsey 上演的推特风暴,以及有状态存储的 Holy Grail 等热点话题谈了自己的看法。在加利福尼亚的 Mountain View 的计算机历史博物馆举办大会期间,Reilly 跟 John Furrier 和 Lisa Martin(CUBE 的联合主办人,来自 SiliconANGLE 媒体团队)说道;

Kubernetes 是个开源容器集群管理器,最初由 Google 设计,赠给云原生计算基金会(CNCF),它允许自动部署,弹性伸缩,以及管理容器化应用程序。作为 CNCF 董事会成员,Reilly 在 CUBE 上发表了他对于容器以及社区内的一些问题的看法。


要容器还是要虚拟机?都要,谢谢~

Reilly 清楚,虚拟机(VM)是容器的一个保障措施,不需要在容器和虚拟机之间做选择。Kubernetes,OpenStack,以及裸机,企业都需要。他说,这就表明了你不能只是将传统应用容器化就好了,或者只是将它们放入虚拟机就好了。


Kubernetes 会降低自身的复杂性吗?

Martin问到,“从复杂性的未来中你看到了什么”,Reilly 回答说,“这需要一个瓶颈点——就是当应用复杂到一定程度之后,在管理上就遇到了瓶颈;在这个瓶颈点上,应用起来之后,就需要由Kubernetes来自动管理,以达到降低复杂性的效果。” “CNCF 和 Kubernetes 的未来就是我们现在拥有的联合控制面板,在这里人们可以信任的就是,这个系统可以编排所有东西,并且确保你的容器服务是在运行的。”

他举了个美国银行的例子,该银行有成千上万的应用在运行,很多应用都已经陈旧,而且十分复杂,需要有人专门负责看守,他还说在这些情况下,就跟照料整个集群的健康一样。

说到社区是如何跟随所谓的 Holy Grail 有状态存储,Reilly 清楚,需要保持老的工作跟新的工作相互独立,但是新旧工作也是需要协同工作。


在容器里的一条 Twitter


背景陈述:

前不久,在Twitter上,Docker的CTO,Solomon Hykes 和 Google 的 Kelsey Hightower打了一场关于容器的隔空仗,互相争辩得不亦乐乎。

Kelsey 率先在 Twitter 上@了 Solomon 关于 Docker 不是行业标准的文章,接下来 Solomon 在Twitter上回复了Kelsey,两人在评论区的言论十分精彩。



从截图中,我们可以看到,Kelsey在评论中极力表明,Docker并不需要变成一个标准,不要用Docker非标准的东西来定义OCI标准。

精彩对话翻译:

“这个对话是关于Docker从OCI制定者中滚出去,因为你们根本不想做这件事,”

“这无关对与错,Docker不需要成为一个标准,赶紧滚让其他人来制定OCI。”

“Docker把自己的产品以及代码开源,这是一件很好的事,没人回否认这件事。”

“从你的观点可以看出Docker显然不想要一个可移植的开放标准。”

“Docker没有开放标准也可以过得很好(Docker不需要OCI),那么如果Docker滚了现在应该由谁来领导OCI标准的制定。”


当 Furrier 问 Reilly 他在最近的 Twitter 风暴的看法的时候,Reilly给出了比较务实的建议,就是社区应该面对面的正面交谈,而不是在Twitter上隔空辩论。

“不要忘记,我们最终目的是要尝试让应用程序保持运行,”Reilly总结道。

查看以下视频,点击链接了解SiliconANGLE和CUBE的信息:http://siliconangle.tv/openstack-days-sv-2016/

文章由才云科技翻译,如若转载,必须注明转载自“才云科技”。查看原文请点击“阅读原文”。


原文作者:Betsy Amy-Vogt

点击体验,开启谷歌级数字化之旅
立即体验
立即咨询